50(1 / 3)

时间暂停 风鸣鸣 1790 字 8个月前

寂静的夜晚里,这道短信铃音显得格外突兀。

不知道是不是时矜太过于敏感了,她总觉得这么晚收到的短信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沈然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

是一个IP来自意大利的号码:我马上就回来了,想我了吗?

沈然盯着这条短信看了三秒之久,眉眼里有一瞬间的诧异和惊讶,而后,他迅速删掉了短信,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时矜恰好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第六感告诉她不会是什么好事,她微微皱了皱眉:“谁啊,这么晚还给你发短信?”

“没什么,垃圾短信罢了。”

这话一出,时矜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而一旁的沈然似乎没有注意到她异样的举动。

时矜回到家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如果是垃圾短信,按照他的性子来看,应该会直接删掉,而不是还在那条短信上停留那么几秒,看那么两眼才删除它。

他对她有秘密了。

不过,现在时矜不好直接去问他,万一真的是她多想了,最后还闹个不欢而散就得不偿失了,而且她也没有闲到什么都要管的地步,毕竟他应该拥有他自己正常的社交。

时矜不再去想这些事情,而是转手开始写起了作业。

大部分作业她在学校里已经做完了,她只稍微又写了一小会儿,就上床躺着去了。

夜晚十二点,昏暗的房间里,只要床头边的小柜子上,亮着一盏暖黄色的灯,手机屏幕的亮光直愣愣地照射着时矜的眼睛,有些难受。

这个家里现在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刘姨,另一个就是时矜。

王珞然在这个年过完之后就回到了她在公司附近买的小公寓里去了,刘姨已经在隔壁的客房里睡着了,而时矜,正在和别人聊着天。

林祈:我们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只是不知道过去这么久还能不能找到车主。

林祈是时矜这几年来找寻她父亲死亡的罪魁祸首最得力的助手。

时矜:发来。

那边飞速发给了时矜一张照片,时矜点开看了一眼,是一张并不完整的车,准确来说,这张照片只拍到了这张车的三分之一多一点点。

这是一张白色的车子,至于型号,还不能确定,不过时矜斗胆推测是奥迪,可以知道的只有一半的车牌号:“WA·M2”,后面的数字就看不见了。

它左边的车尾灯掉了一个,车底也有些破裂,不过这并不是照片原本的样子。

时矜:这张照片你从哪里拿到的?

林祈:我们从信息库里调取了当年负责这起事故的其中一个老警察,然后找到了他在S市的居住记录,李北峥他们就带入去了S市......

......

那天下午,阴云密布,但整个S市见不到一滴雨水。

李北峥等人驾驶着他们租来的车子,快速驶向S市郊外的村落。

他们在当地一个叫做岗头村的地方,找到了当年那个老警察,叫做谢书则。

谢书则从他小房子里的档案室找到了他退休前参与的最后一个案子的相关资料,那正是当年时荣辉的案子。

谢书则拍掉了上面的灰,递给李北峥:“我从小就一直希望当一个警察,在我退休那一年,我把我参与过的案子都保存了下来,算是给我留个念想吧。”

李北峥接过那沓资料:“过了十年了,还能保存的这么完整,也不容易。”

随后,李北峥一行人就开始翻起了那本资料,前面的部分他们多多少少听时矜说了些,也在其他警察那儿也看过,所以没太注意。正当他们以为又要空手而归时,两张纸中夹杂的照片掉了出来。

李北峥捡起来看了看,问他:“这是?”

谢书则接过来看了眼,叹了口气:“其实当年那件事是有目击证人的,是一个初中生,只是他当时可能被眼前的场景吓懵了,在车子快要跑掉的时候才手忙脚乱地拍下这张照片,当年的手机可没现在这么先进,连上面车牌号都只能靠轮廊猜出来,所以在他交给警方的时候,几个年轻警察说,通过这张照片找到肇事者简直是大海捞针,所以不能当证据用,不过我还是把它洗了出来保存了了来。”

即使这张照片糊得不一般,但李北峥还是想试试能不能修复出来:“这张照片我们可以拿走吗?”

谢书则抵了口杯子里的黑茶:“请便。”

之后,李北峥他们从S市回来后,用图像扫描把这张照片复制到了电脑上再用他们研究室里自主研发的高清修复技术,把这张照片从糊转成了高清画质才能知道原来这张的车尾灯是烂的,这么一来,范围就变小了。

......

时矜:好。

发完这个字,对面没再发任何消息过来,她把除了发好申请外的信息全部删除后,关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