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 3)

时间暂停 风鸣鸣 2510 字 8个月前

一阵风不合时宜地吹起,时矜的发丝和衣摆随风飘动,一滴若有若无的眼泪也随之飞去。

时矜不想再听他说什么了,转身走进了小区。

沈然冲上去拉住了时矜的手:“她是我小时候的邻居。”随后,把手机短信界面调出来给她看,“我压根儿就没理过她。”

时矜现在正在气头上,甩开了沈然的手:“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

说着说着她眼泪掉了下来:“我以为……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沈然没想这么多,他以为如果告诉时矜,她会因为吃醋而生气,可他完全搞错方向了,他垂下眼眸,像只认错的大狗狗:“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

高二年级的期末考连续考了两天,这两天都在下雨。

考试的时候,雨水打落在窗户上的声音十分清脆而有力,时矜坐在靠窗的那一列悠哉地写着数学试卷,这样的声音对于她而言,就像是在听交响乐,加快了她答题的速度。

同时,她很喜欢下雨天时泥土被雨水冲刷过后散发出来的清新的味道,这导致她很喜欢雨天,所以雨滴的声音才会让她感觉到享受。

由于一考场就是高二一班教室,所以时矜直接坐在座位上没有离开考场。

下一场考试在半个小时后才开考,时矜趴在桌子上小憩了一下。

刚趴下去不到五分钟,陈淮“破门而入”,径直走到时矜面前,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她的脊背:“姐,教学卷子借我对对。”

她把压在身下的卷子抽出来给他,然后又趴了下去,嘴里咕嘟咕嘟地说着:“对完放我柜子里,第一列第一个。”

陈淮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即使她看不见。

只要他这次期末考考好了,他就可以进实验一班了,同时,也是为了某个人......

下午考完数学还剩一科化学没考,韩超建议她高低复习一下,但时矜不想临时复习,麻烦得很。

她这人有个怪癖,考试当天绝对不看任何复习资料,学习这东西,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所谓的临时抱佛脚在她身上起的是反作用,所以与其考前给自己背负那么大的压力,倒不如轻松上阵来得更有效果。

下午最后一科是化学,考完化学后,时矜背上自己的书包准备回家,可却突然被乔淑叫到了办公室。

她递给了时矜一张纸,上面写的是:L大保送申请。

时矜放下了保送申请:“我不签。”

乔淑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为什么?”

“我要考H大,如果考不上医学系,我会申请复读,直到考上为止。”

“你知道H大的医学系很难考,我看过了你的统考成绩,离医学系去年的分数还差二十多分,而且L大医学系仅次于H大,你现在同意保送L大是最把稳的选择。”

时矜捏了捏拳头:“还有一年,我能考上,请相信我。”

乔淑见她去意已决,没再强留,便把申请书收了起来:“好,祝你好运。”

她不是为了沈然才去考的H大,而是为了时荣辉。

时矜小时候曾和时荣辉说过:“我以后要像爸爸一样,当一个医生。”她一直都记得她说过的这句话,而这并不是她随意开的玩笑,她是真的想当医生。

时矜走出办公室的门,深吸了口气,莫名有些难受。

她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林祈打来的,她连忙接了起来,背上书包边走边说:“进展如何?”

林祈有些难以开口,说话有些支支吾吾的:“我们调查了所有WA·M2开头的白色车辆,在整个W市至少有上万辆,其中十年前的车就有近千辆了,这范围太大了,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哪辆。”

时矜擅紧了拳头:“我明天考完试过来。”

林祈:“好。”

她飞快跑出了校门,却没曾想,沈然正靠在兰博基尼Huracan的车门前,等她出来,这张扬的车子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时矜有些惊讶,问他:“你什么时候买的车?”

“昨天。”沈然替她把书包放到后座,“我送你回家,考了一天试肯定累了。”

“有你在,张叔都失业了。”时矜笑了笑,坐上了他的副驾,“明天考完试还要麻烦你帮我来搬一下书,我一个人佑计有些拿不回去。”

“随时待命。”

“话说你那什么青梅竹马不是今天回来吗?你不去接她?”

“那是我邻居,什么青梅啊。”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委屈,“再说了,她回不回来关我什么事?”

时矜笑了笑,不再说话,只是用手托住脑袋,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开车。

他说得没错,考了一天的试确实有些累了,昨天沈然和时矜解释清楚后,时矜非晚莫名睡得很好。

而今天下午回去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