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 3)

时间暂停 风鸣鸣 1719 字 8个月前

护士查房的时候,时矜放在床上的手微微动了动,检测仪上显示她的心率有些加快,这让护士觉得有些异常。

凑近了看后,时矜就在她的注视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护士被她吓了一跳。

时矜脑子有些昏,下意识地坐床上坐起来,将氧气管不小心扯了下来,她人有些懵,烦燥地甩开了氧气管,看着眼前的护士有些疑惑,“我在医院?”

护士连忙过去安抚她的情绪:“先躺下,不要乱动。”随后,护士又重新帮她插上了氧气管。

等时矜稳定后,她立马跑出去叫了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坐在外面的李清一上一秒还在擦眼泪,下一秒就立马从椅上弹坐起来,立马走到了病房门口,想要进去看看时矜的情况。

但被医生栏住了:“家属还不能进去。”

王珞然张了张口,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扶着李清一坐回长椅上去。

医生走进了病房,看着时矜逐渐恢复血色的脸,和蔼地问:“不要担心,你现在正在市医院里,我是你的主治医生,现在请告诉我,有没有哪里觉得疼?”

她想起来了,是自己在和陈之凡谈判的时候,被他捅了一刀,然后自己就晕过去了,还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

她用手扶了扶太阳穴:“头疼。”

护土在旁边看了眼她的头部CT,轻微脑震荡。

“可能是因为事发时头部受到了撞击,但我们已经看过你的脑部CT了,轻度脑震荡,不过没什么大碍,这个你放心。”

“那没事了,能不能麻烦把我姑妈叫过来,谢谢。”

医生愣了一秒后,点了点头,偏头对旁边的护士说:“看起来,没问题了。”

随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走了出去:“谁是病人的姑妈?”

王珞然立马站了起来,跟跄地走到了医生面前:“是我,时矜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医生笑了笑:“不要太担心,她现在情况很好,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另外,病人似乎有话要和你说,让你进去一下。”

愁眉苦脸了这么多天的王珞然听到这个消息后终于笑了出来:“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一旁的李清一和林祈也笑了出来。

“但每次只能有一个人留在病房里,人太多会打扰她休息。”

王珞然点了点头,然后推开了病房的门,她见到的终于不再是紧闭着双眼的时矜了,而是一个脸上有血色的时矜。

时矜抬眼看着她:“陈之凡的事,怎么样了?”她说这句话时,有些许地哽咽,毕竟计划了这么久,她可不想功亏一溃。

“你昏迷之后,我按你的意思去找了柳盼,陈之凡他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王珞然坐到了时矜的床边,“我们打算把你接到L市去——”治病。

王珞然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慢步走向病房的门:“怎么了?”敲门的人是林祈。

“沈然来了。”他停顿了一下,“他说他想见时矜。”

时矜听见沈然的名字后,心口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一样,猛缩了一下,耳边似乎出现了那陈之凡若隐若现的声音。

她不想再听了!

她无法忍受一个杀人犯出现在她的眼前,在梦里,沈然和陈之凡联手杀了时荣辉,而现实中,沈然包庇陈之凡,这在时矜看来,比杀人犯更可恶。

王珞然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时矜尖锐的叫声给打断了,她用手死死地遮住自己的耳朵,仿佛下一秒陈之凡的那番话要将她的□□穿破,带去万劫不复的痛苦。

逐渐上升的心率,凌乱不堪的头发,一边流泪一边嘶吼:“我不想见他!你让他走!无论是今天,明天甚至是以后的任何一天,我都不想再见到他,现在也是,将来也是……”

沈然怔怔地站在外面,听时矜诉说这一切,他迷茫了。

王珞然见她情绪失控,也顾不得外面的沈然了,跑过去按住她的手:“时矜,你怎么了?”

时矜逐渐睁开被眼泪浸湿的双眼:“我现在不想见他你听见了吗!你让他从现在开始彻底离开我的生活!他明明知道一切,但是却一个字都不肯和我说。”

她越说情绪越激动,近乎崩溃:“倘若今天不是父亲,而是其他人出车祸死了呢?!就要这样含冤而不明不白地死去十年吗?十年,够一个父亲看着孩子长大了。”

王珞然愣住了,可时矜还在说:“求求你了!你让他走,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

白色的床单上渐渐印出红色血迹,王珞然吓得大叫了一声:“时矜!”她手亡脚乱地过去按了铃,同时只能尽力安抚住时矜的情绪,“好好好,我不会让你见他的,我现在就赶他走。”

医生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伤口开裂了,出血严重,送手术室。”时矜被推去了手术室,而沈然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