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 / 4)

时间暂停 风鸣鸣 2615 字 8个月前

太阳出来第时候照着晨露余雾,苍翠第松树宛若沐后涂上了一层脂粉,晨光微熹,薄雾弥漫,空气中满是嫩叶和泥土的沁香,成片成林的青翠欲滴。

时矜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发现床头上放了一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粥,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她出声喊了一句:“奶奶!”

听见里面有动静,贺柔立刻冲了进来:“怎么了?”

时矜惯了那么一瞬后回过神来:“没事,那她人呢?”

“她和你姑妈先去医院挂号了,你待会儿收拾好直接过去就行了。”她看了眼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了,你抓紧收拾一下,我让林祈过来接你。”

时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伤口,语气里莫名带上一丝委屈:“妈,我动不了。”

虽然她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每次稍微挪动一下,还是会扯到伤口,疼痛感就在那一瞬间油然而生。

贺柔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的情绪,但里面却又夹杂着一丝心疼:“行,那你等一下。”

随后,贺柔端来一盆温水,她四处看了看:“昨天你和你姑妈不是出去买东西了吗?在哪儿?”

她指了指旁边的衣柜:“在柜子下层。”

贺柔走到柜子前,刚打开,便发现昨天还没有几件衣服的柜子突然间全部都满了。

她从柜底拿出了洗脸巾,牙膏和牙刷,快速给时矜洗了个漱。

贺柔端起那盆水去厕所倒水,而后从厕所传来了《紫藤花》的手机铃声,她记得,这是时荣辉歌单里播放量最高的一首:“紫藤花,迎风日生夜长,越想逞强去开朗,笑声就越哑,紫藤花,把心拴在旋转木马,乐园已不再喧哗,还念念不忘旧情话......”

“她好了,你上来接她吧。”

看语气,大概是林祈已经到地下停车库了,时矜也没力气换衣服了,索性就直接穿着睡衣去算了。

贺柔毕竟没有王珞然那样熟知她的伤口在哪儿,倒是不敢轻易去碰她,只能等林祈来处理了,再怎么说事发时林祈好歹也跟在她身边。

林祈看着时矜穿着睡衣的模样,吼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挪过来点,不然我怎么抱你。”

“我他妈动不了啊,不然我还等你来?”

“行,我的错。”

好在时矜比较轻,林祈抱她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安置到了轮椅上。

刚准备推她走,她又开口了:“等等,我的毯子。”

他强忍着自己的牌气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发现毯子在她床上,他胡乱将那揉成一团的毯了就这样递给她。

林祈看了看时间,低声说了句脏话:“大小姐,真要来不及了,你到车上再弄吧。”

“哦好。”

虽然说着来不及,但却还是没忘记把床头柜上的紫米粥给拿走。

......

时矜坐在车上慢斯条理地整理着她的毯子,耳机里听着郭顶的《水星记》的时矜与一旁专注开车的林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也等着和你相遇,环游的行星,怎么可以拥有你......”

时矜把紫米粥戳开猛吸了一口,被呛得咳了几声,连带着伤口一起被扯痛了脸霉时间白得和鬼一样。

林祈一阵无语,眉头皱得更紧了,便不再和她说话,加速驶向了国际医院。

时矜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小时候来过一次这个国际医院,而现在,这里已经经过了十年之久的变革,与当时早已截然不同。

两个人到了医院后,林祈推着时矜进了门诊楼。

在大厅的最左侧,赫然摆着时荣辉的肖像,下面有一大串文字,估计是他的生平介绍之类的东西。

她忽而出声叫住了林祈:“等等,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

林祈顺着她的视钱看过去,在看到时荣辉的照片时,愣了一瞬后,本来想说的话也被他咽了回去,照她的意思把她推了过去。

她没有专注于时荣辉的肖像,而是在看下面那行小字:

时荣辉,硕士,毕业于H大医学系,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系进修两年,曾在A国第一、二、三届医学系论文证集中荣获一等奖;发表过专业的学术报告;获得过“A国外科主任医声师”、“A国外科论文学术报告金奖得主”等不计其数的称号。一手创办了国际医院,目前在W市,H市,市....乃至国外均有分院......

时矜看得都愣住了,她知道她爹厉害,但不知道会这么牛逼。

“行了,走吧。”时矜忽而出声,林祈点了点头。

王珞然已经提前告诉了林祈在哪个楼层,直接上去就行。

倒是医院里的人实在多得离谱,六辆电梯都不够坐,还别说还分什么双层停靠,单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