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 / 3)

时间暂停 风鸣鸣 2144 字 8个月前

今年的秋日似乎到到格外快,时矜拨开房间里的窗帘,在心底感叹道:还没看清绿意盎然的茂密,转眼间就渡上了一层沧桑,她点开手机看了一眼天气预报:11月3日,阴。

隔天,时矜拿到了方星如的校裙,她试穿了一下,居然意外地合适,只不过......之前小腿上被劫匪刺的那一刀居然现在都还留有痕迹,不知不觉,这个伤也已经在她腿上停留了一年了。

或许,这个伤再也不会消失了。

时矜试穿完这条裙子之后,立马换上了校裤,她还在试图掩盖这个伤口。

她从卫生间出来后回到班上,用方星如给她的袋子把这条裙子装了起来。

“怎么了,是不合身吗?”方星如问她。

“挺合身的,我等开幕式再穿吧。”

方星如没看出来时矜脸上的不自然,可一边的周闻舟注意到了,他看着时矜皱了皱眉头。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所有人排舞都排得很认真,即使是对身体和韵律感求很高的韩舞也被他们练会了,而且似乎看起来还不错。

尤其是周闻舟,无论从韵律感还是身体动作的协调度甚至是力度来说,他都做得十分出色,一致成为了队他里的C位。

说来也奇怪,目从时矜转来这个班之后,周闻舟身上那点不良少年的气息似乎因为她的出现而减弱了一些。

可能他很久没遇到过能够与之匹敌的对手了,时矜的出现正好浇了他一头冷水。

很快,便到了开幕式那天。

站在人造草坪上,拍头看着天空中绽放出的七彩礼炮,甚是一场视觉盛宴,礼炮轰鸣,热烈的掌声,一频一频传入时矜的耳朵里。

天空七零八落地飘着一些气球,达到一定高度时会随着礼炮炸开的声音而随之爆炸。

操场上拉起了巨大的横幅:“L大附中第十三届冬季运动会。”

站在排头的时矜在入场式开始的前十分钟,跟徐牧请假去了一趟厕所,她把班旗拿给了站在她身后的周闻舟:“帮我拿一下,我要上厕所。”

周闻舟接了过来:“好。”

随后,时矜飞快跑向了厕所,从口袋里拿出遮暇液把那条伤疤盖住。

她果然还是在介意这条伤疤。

当时那个劫匪下手太重,似乎是抱着极大的想气扎进的这一刀,导致这一年都不见其消失。

好在当时......

时矜出了厕所,和一个穿冲锋衣的男人擦肩而过,不过当时时矜低着头,没太在意。

而男人却在时矜走出一段距离后突然转身盯住了她的背景。

好熟悉的感觉。

时矜回到班里的队伍后,从周闻舟手里接过班旗,却不曾想手指尖蹭到了周闻舟粗糙的皮肤。

周闻舟盯着自己虎口处那一抹白色的东西出了神,转眼却又发现了同样颜色抹在她小腿上的痕迹。

这个位置不好抹遮暇液,所以时矜也只是简单向周围晕染过度了一下,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不难看出那里抹了什么东西,但如果是粗略地扫一眼根本看不出来。

随着音乐的响起,校长致词的结束,这场运动会正式拉开了序幕。

而高三一班是全校第一个出场的班级,这给高三一班所有人都负上了不小的压力。

周闻舟用身子靠近时矜:“紧张吗?”

没想到时矜倒是面不改声地回了他一句:“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入场式音乐响起,商三一班在班旗的引领下向主席台靠近,身侧的巨型喇叭中传来主持人的声音:“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高三一班……”

她的话音刚落,高三一班就已经排好了跳舞的队形了,时矜和抬旗的另一个男生站在队伍的最左侧。

随着《Forever young》的声音响起,仿佛气场地的氛围全然被这劲爆的Kpop音乐所点燃。

此时的主席台上除了校领导外,他们旁边还坐了一拨人,头上带着志愿者的红帽子,实在引人注目。

时矜抬头往看台上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就足以让她眼神躲闪,神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因为她看到了....高思毅。

他今天穿着冲锋衣,和刚刚在厕所门口擦肩而过的人穿得很像,或许,他早就认出她了。

在她刚刚抬头往看台上看时,高思毅同样也看她了,两人对视了。

高思毅在真正看清她的脸后压了压眉头,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她,据高穗所说,她时矜已经消失大半年了,微信注销了,电话是空号,也搬了家,只是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遇到她。

音乐声停止,时矜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连忙退场。

周闻舟注意到了,但却没说什么。

等全校所有班级表演完后,周闻舟用手时推了推时矜的背脊:“待会儿我有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