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 3)

时间暂停 风鸣鸣 1820 字 11个月前

夜晚的风比较冷,轻轻一吹,时矜就打了个哆嗦。

她楞在原地没有说话,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刚开始的时候,沈然就已经给到她肯定了,“你穿上一定很好看”这句话现在一直在时矜的耳旁响起来,他只是随口说的恭维话,她却当了真。

时矜看着他笑了笑,便答应了他。

沈然被她拉进家里去,时矜让他在客厅等着,自己上去换衣服。

等她再次下楼时,身上穿着的是一条齐胸的汉服,六米的裙摆拖在地上。

她的头发被人精心打理过,在头发的接近末尾的地方系着一根红绳,而上面的部分则用一些好看的发饰装饰了一番,还插着一根银闪闪的发簪。

外面的大袖衫设计成了镂空的款式,洁白的大袖配上了红白色的诃子裙,诃子裙的上端是金红的搭配,下端是和大袖一样的纯白色。

真的好漂亮......

这一时间里,沈然心里除了漂亮这个词,想不出其他更恰当的词语来形容她了,如果还有词的话,那应该是很漂亮或者更漂亮。

她像是从唐代的美人画卷里面款款走出来的仙女,她的脚下好像架着云端,身边环绕着鸣鸟,一切的画面像是被定格了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美,那么令人沉醉。

时矜走到他面前转了一圈:“这件诃子裙好不好看?”

诃子裙?

在沈然这个门外汉的眼里,什么是诃子裙?

时矜耐心地和他解释道:“诃子裙是一种类似于汉服的古风服饰,而且诃子没有出土文物,参考来源是簪花仕女图,反映出来的服饰不是正确的唐代服饰,所以诃子裙并不属于汉服的一类,只能说它具有汉服元素,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吧?”

沈然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知道了,小老师。”

安静了几秒钟,他又开口:“你穿上它,很好看。”

时矜红了脸,沈然见到她现在的样子已经很满足了,没留多久就走了。

后来,时矜的生活变成了三点一线,学习、篮球和古筝。练习了将近两个月的古筝,古筝比赛也迎来了开端。古筝比赛定在了12月26日,所以时矜在24号那天就先和老师请好了假,包括篮球队的训练。

姑妈给她定的是25号早上八点的飞机,落地点在L市,本来王珞然应该和她一起去的,但又因为王珞然临时接到了一项很紧急的公务,狠了下心,决定让时矜自己去L市了。

25号早上时矜四点钟就起了,这还是她破天荒的起这么早,她把自己的古筝收拾好,需要一并带去L市。虽然说这次比赛会提供专门的古筝,但住在酒店的这几天还得继续练习才行。

张叔又因为老家有急事,不得不赶回去,不能把时矜送到机场去,她只能自己过去。她把一切事情准备好已经五点多了,她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走了。

“小时,加油。”

时矜转过去看了看沈然睡眼惺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会的。”

沈然掏出自己的手机,然后递给时矜,手机上是沈然的微信二维码,时矜愣了愣,抬眼看向他:“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沈然蹙眉道:“怕你被人坑蒙拐骗,被绑架的时候还能跟人联系得上。”

时矜“哦”了一声,扫了。加上之后,她点开了沈然的微信头像,看了一眼,是鬼灭之刃里面的蝴蝶忍,然后转过来看了一下自己的头像,是鬼灭里的香奈惠......

不会这么巧吧?

要走的时候她还不忘说一句:“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机场和学校在一个方向,刚好要和许湉和沈星鸢在学校门口见面,时矜就沈然一起走到了学校,和沈然道了个再见,才转身走掉。

“矜矜!我们在这里。”许湉的声音很好辨认,时矜一听就知道是她。

时矜笑着跑了过去,还不忘和她们挥了挥手,路过的人大多都要看她们一眼,因为她们每个人都带了一架古筝,实在引人注目。邱怡看了一眼她们,心里很不是滋味,默默扭头走开了。

时间差不多了,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就一起去了机场。三个人的机票不是一起买的,座位也是岔开的,没有坐在一起。

去到L市后,需要先到比赛的地方去登记,然后抽取第一轮比赛的号码牌。

时矜去到了比赛现场后,队伍已经排出了五米之外。

有这么多人吗?

时矜排队排得很是无聊,想找个人解解闷,又突然想到那群人都在上课,就放弃了,又将打开的手机熄了屏。

无聊之际,时矜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了起来:“喂,姑妈。”

王珞然说:“侧面打听到,这次比赛的人数比往年翻了一倍,竞争力该说不说是有点大的,你自己一个人在那边也小心着点,别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