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 3)

时间暂停 风鸣鸣 2275 字 2023-06-06

爱情的情愫到底是什么时候在沈然心里迅速扩张的?或许是很早之前,是沈然晕倒时矜跑来医院看他的时候吗?是那个元旦节吗?好像是更早之前,难道在旁人眼里是沈然的一时兴起?

沈然笑道:“不,我很早之前就已经认识她了,只是可能她已经不记得我了。”

那会儿是时矜的初中校队来十中进行两所学校的篮球训练赛。当时的时矜初二,沈然初三,同样也是校篮球队的两人,在球场上的第一次见面。

时矜那会儿是篮球队的队长,作为一整个球队的核心,她超强的指挥与行动能力很快便抓住了沈然的眼球,她的动作干净有力,没有哪一个动作是让人觉得多余的,能让人不自觉地将注意力放到她的身上,她在赛场上总是能给到每个人正确的指挥,该找空位,该防守还是抢篮板,她看得很清楚,她让这支队伍的每个人都活了起来,打了一套完美的配合,在这强大的配合下,十中的配合就略显生疏,毫无疑问,时矜她们赢了。

沈然坐在板凳上,看着时矜带来的表演赛默不作声,仔细打量着她身上的每一寸地方,突然在嘴角处弯起一个弧度,他笑了?

于轩看见旁边的这万年冰山嘴角的弧度时,他手里抱着的篮球竟然掉在了地上,不合时宜地打量他:“铁树开花了......你突然这么一笑,我都有点不适应了......”

沈然很快把那个笑容收下去了,又重新拉下脸了,瞟了于轩一眼,清了清嗓子说:“你是太闲了吗?”

于轩赶忙将地上的篮球捡了起来:“你继续笑,我去训练了。”

这场比赛结束后,中途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下一场就是沈然需要上场的第三场比赛,可没想到的是,在这场比赛里出现了意外。

沈然作为大前锋,抢到球之后冲的太猛,再加上时矜他们这边的男生防守得过于激进了,随着一声哨声响起,双方停止了动作,他们因为将沈然撞到了地上而被判了犯规,而沈然的膝盖在他被撞倒后一直擦着地面滑行了好几米,那时候十中的篮球场还是水泥地板,沈然的膝盖也因此被擦破了,鲜红的血液从膝盖的位置缓缓流出,看起来不觉得让人毛骨悚然。

沈然弯着膝盖横躺在地板上,似乎这样可以让他的痛苦消散一些,额头上不断有汗珠冒出来,很多人想上前,却又将伸出来的手缩了回去。

李行琛环视了一圈站在这里的人:“都愣着干什么啊?赶紧把他扶起来啊?!”眼睁睁看着他们将沈然扶起来坐到了休息区里,又扶额骂道,“送医务室啊!坐在那干什么?!”

“教练,今天星期六,医务室不开门......”

李行琛被这句话噎住了,转身问于轩:“你们没准备医药箱?”

于轩说:“被足球队借走了。”

李行琛已经被气到不想说话了,却还是耐下性子来好好沟通:“借你奶奶,他们足球队是穷的连个医药箱都买不起了?他们不知道我们今天有比赛?”

“他们教练说,他们足球队受伤的概率比我们篮球队高太多了,放在这也是白费......”

一堆人正围着沈然焦头烂额,场上篮球的拍打声却络绎不绝,在这么拖下去,伤口肯定会感染,到时候造成的后果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这时候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声音,这个镇定自若的声音与他们焦急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可以处理。”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刚上初二的小毛头,大家纷纷提出质疑。

时矜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走到沈然面前蹲下,娴熟的从医药箱里拿出酒精来给他消毒,有些疼,沈然不自觉的“嘶”了一声,时矜抬眼看他:“别乱动哦,会很痛,你忍耐一下。”

她包扎的手法简直和医院里的医生没什么差不多的,每一个动作都拿捏的恰到好处。

而沈然不知道的是,时矜的父亲时荣辉是国际小有名气的外科医生,小时候时矜因为和同学打架,打了一身伤,尤其是膝盖,可以说是直接掉了一块肉,时荣辉啧啧了两声,有些无奈,好在时矜耐性不错,安静地完成了包扎工作,记下了一些临时包扎步骤,后来时矜也和时荣辉学了一些包扎技巧,就是怕她打篮球遇到突发情况,没想到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处理完之后,沈然看着她笑了笑,这是今天的第二个笑容:“谢谢。”

时矜淡淡地扫了沈然一眼,语气很平淡:“没事,我是代替我方队友过来道歉的。”然后将那些医疗用品收回了药箱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然愣愣地看着时矜离开的背影,想说什么,到嘴边后又说不出口了。他动心了。

于轩看着他,眼神里不怀好意:“喜欢这类的啊?”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沈然无奈地说道。

从那之后,他除了关注十中的比赛外,还特别在意时矜他们学校的比赛,每次在本校的篮球赛结束后,沈然还会偷偷地跑去另一边的场地去看时矜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