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 / 2)

时间暂停 风鸣鸣 1668 字 2023-06-06

等顾柠汐坐完检查拿到报告后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外面的天空一片湛蓝,太阳有些呆滞地挂在天空中,但现在毕竟是冬天,还是让时矜觉得有些冷。

时矜在核磁共振检查室前面和娮娮告了别,搀扶着顾柠汐去了门诊医生的诊室。

医生拿着检查结果看了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他的眼镜有些反光。

“看你的脚肿成这样,这次崴到脚应该不是第一次了,肯定是在之前多次崴伤中一次次叠加起来的。”医生又抬起顾柠汐受伤的脚看了看,又看了看片子,“但也不是很严重,只是轻度的踝关节外侧韧带损伤,回家之后记得局部冷敷,然后我再给你开点活血的药,最近一个月之内最好还是不要动了,不然很有可能会导致撕脱性骨折,记得了。”

顾柠汐听到自己没有很大问题后也松了口气:“好的,谢谢医生。”

随后医生把开药的单子递给了时矜:“拿着这个单子去一楼开药就行了。”

开完药后,两个人走在医院楼下花园的小道上,微风拂面,吹起额头边的刘海,衣摆也被风轻轻地吹动着,顾柠汐一瘸一拐走路的样子,却是违和。

“你知道沈然从初三那会儿就开始喜欢你了吗?”顾柠汐大抵是觉得两个人这样走在路上,多多少少有些闷,就找了个话题,“虽然他没提起过,但自从你给他包扎完之后,他就开始变得不对劲了。”

时矜嗤笑了一声:“你们是特工吗?观察这么仔细。”

“我们每次打完比赛他都是第一个走的,我们有时候也想知道他到底去干嘛,就偷偷跟着他去,然后就看到他去你们学校比赛的场地看你,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直到高一的时候他问我王初弦是不是有女朋友,我才知道的。”

时矜听完后微微点了点头,眼中泛起一丝涟漪,抬起眼来看了看远处的云,随后慢慢地开口道:“我一直都记得那个在球场上膝盖摔出血的少年,我也知道他会偷偷来看我打比赛,他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她转眼看了看身边顾柠汐:“你觉得我真的会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喜欢上他吗?也不是因为他给我做了几次心理辅导我就喜欢他,是因为我一直都知道,那个一直在我身边徘徊而又若隐若现的影子是他。”

这次换顾柠汐怔住了,她以为时矜根本不知道那个摔破膝盖的少年就是现在的沈然,可当顾柠汐再转眼看过去时,时矜的眼中含满了笑意,甚至多了一分坚定。

她们就这样慢慢地走,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老张已经在等她们了。

时矜先将顾柠汐扶上了车,随后自己才慢慢在车上落座。

车子启动前,老张转过身问了一句:“姑娘,你家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顾柠汐报了自己的地址,随后用手肘推了推时矜:“你提前打的车吗?车钱我待会儿转你。”

老张听见后不禁笑了起来,时矜也在一边忍不住的笑:“不是的,张叔是我家的专用司机,不是出租车的司机。”

“?”顾柠汐懵了,“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是真不懂,我知道你家有钱,可我没想到居然这么有钱......”

半晌,顾柠汐单手撑在窗边的动作好像定格了那么一瞬间,后来猛的转向时矜,看着她的眼睛,语言里满是震惊:“等等,你姓时?!你不会就是那个国际医院院长的女儿吧!!”

时矜听到这句话后,嘴角微微勾起,只是用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顾柠汐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顾柠汐愣了那么一秒后,点了点头,随后便没再开口。

顾柠汐看出了时矜眼中含着几分难言之隐,便也不再继续追问了。

沉浸的车里,只听得见车子在路面上行驶的声音,这样的气氛好像有些诡异,但却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时矜看着手里那块熄了又亮,亮了又熄的手机,有些烦躁,她手机里每天都有很多消息,她回不过来,而却也不能删了这些人,久而久之,便也习惯了。

这样沉寂的氛围,终于顾柠汐开口说话:“往前面那个路口左转,就到我家了。”

老张一手转动着方向盘,开口:“好的。”

到目的地后,时矜先下了车,然后再把顾柠汐从车上扶下来,慢悠悠得走到门口后,顾柠汐艰难地从包里拿出钥匙来开门,大门被缓缓打开,迎面传来的是一阵豆腐的清香。

顾柠汐开门的动作停了那么一瞬后,转过头讪讪地笑着说:“我们家是做豆腐的,你别介意。”

“当然不会。”时矜对着顾柠汐笑了笑,“话说你现在在家里方便上下楼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背你上去。”

她拒绝了:“不用了,我扶着楼梯把手就能上楼了。”

时矜听见后,只点了点头:“好,那你自己在家小心点,有问题打电话给我。”

顾柠汐应了声“好”后,时矜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走到门口后,轻轻地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