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 / 3)

时间暂停 风鸣鸣 2368 字 11个月前

全班哗然,时矜的脸猛地爆红,感觉像是被丢进了岩浆里一样难受,话卡在吼咙里说不出来,但她确实被沈然的这番话感动到了,眼眶和鼻翼微微有些发红。

等他们安静下来后,人群中响起一阵清脆的掌声,是乔淑。

其实乔淑并不是不知道他俩之间的事,学校论坛上传成那样,她这个当班主任的不可能不知道,她也找时矜谈过,但她并不反对这件事,只是希望她能努力追上沈然的脚步,现在看来,她做到了。

乔淑走上讲台:“希望你们能牢牢记住沈然今天说的话,对谈恋爱要有一个正确的观念,如他所说,时矜在这种信念的引领下,拿了全省第八的成绩,这是他们的成功,但你们应该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是时矜和沈然。当然,我并不反对你们谈恋爱,但前提是,你们的恋爱可以促进你们的学习。”

全班响起了热列的掌声一阵掌声过后,下课铃打了,沈然的演讲到这儿也就算结束了。

下课后,高穗从书桌里拿出手机,发现高思毅给她发了消息。

她看了一眼后,有些震惊,再三思考后确定告诉时矜:“我哥说,他们是昨天晚上回来的,因为太晚了,就睡在沈然家里了。”

时矜稍微愣了愣,只是点了点头,恍惚间,有一只熟悉的,布满青筋的手拿着一张干净的纸巾伸了过来:“擦擦眼泪,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还哭什么?”

时矜接过那张纸巾,干脆利落地擦了自己眼角溢出的眼泪,傲娇地说了句:“你管我。”

沈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因为她生气的时候脸颊两侧鼓起来的地方衬托得她整个人更可爱了:“还有事,先走了。”

下午,时矜和往常一样,照常去篮球场训练。

当陈淮推开大门的那一刻,时矜看见沈然穿着他之前的球服在篮球场上练习三分。

时矜慢慢地走了进去,脚下的步亏异常地沉重,每一步挪动得都异常艰难,她仿佛看见了上学期的沈然来到了她的眼前,她擅抖着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沈然听见时矜的声音,停下了手里投篮的动作:“我说过,等我被保送后,我就回来继续打篮球,而且现在我还算是十中的学生,应该还是有资格站在这里的吧。”

他顿了一下后,继续开口道:“我记得夏季高中篮球联赛已经开始了,省会城市的比赛在一个星期后,所以还愣在哪儿干什么,还不快过来训练?”

大家听见这句话,立刻回过神来,换好衣服后和沈然一起开始了训练。

陈淮在训练结束后突然抱住了沈然:“哥,谢谢你让我当了三个月的队长,现在你回来了,还是让给你吧。”

沈然努力从陈淮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已经当了三年半的队长了,剩下的半年,还是你当吧。”

陈淮仔细想了想,这买卖不亏,同意了。

后来时矜他们回去上晚自习,沈然回家。唉,这就是保送生的快乐。

沈然先是回家去洗了个澡,洗掉了刚刚打球时身上留下来的汗臭味,然后去时矜的家里把许久没见煤球接了回去,没想到短短三个月没见,沈然抱它的时候它居然还挠了沈然几下:“怎么这么没良心?”

煤球从时矜家被抱走的时候还有些不太情愿的样子,不过却也很快就又重新接受了沈然,沈然撸着它软软的下巴问它:“你小子是不是想妈妈了?”

煤球“喵”了一声后,挣脱了沈然的怀抱,跳到地上,迈着猫步往学校的方向走。

得,两个都是倔脾气,沈然拿它和它妈都没办法,只能依着他们。

一人一猫就这样走在去接时矜的路上。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左右,到了十中的校门口,这里此刻人满为患,车子堵得水泄不通,大概都是来接自家孩子的家长,而一人一猫显然成了其中最突兀的存在。

眼看距离下课只有一分钟了,但却已经有很多学生提前跑了出来。

现在人流量太多,再加上沈然这几个月高强度的训练,他眼睛的视力已经有些下降了,根本看不见时矜在哪里。

幸好他这次来带了只猫,煤球很敏锐,一眼就看见了在人群中的时矜,朝着时矜的方向“喵”了一声。

也算是时矜听力不差吧,刚刚还在低着头玩手机的她听见了煤球的叫声,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果真看见沈然抱着煤球站在马路对面等她放学。

她摘下耳机后一路小跑到沈然身边接过煤球,抱起煤球的第一件事就是撸它的脖子:“是不是想妈妈了?”

一旁的沈然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爽:“你光看见它了?”

时矜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于是好声好气地安慰他道:“这不是想它了吗?你怎么连煤球的醋都吃啊?”

“时矜,你真行。”虽然有些不爽,但他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也是真的拿时矜没办法,似乎只要时矜一向他开口,世界都